张掖市房产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太极拳

太极拳

南京下关区火锅店挹江门 南京保卫战,为什么会输?

2021-06-16 00:33:34太极拳
南京保卫战,为什么会输?南京保卫战为什么会输?可能我答案会让很多人无法接受,确切的来说,南京保卫战从一开始就没有赢的希望,但这场大战却又不得不打,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。1937年,自12月7日战斗打响,至12月13日,短短6天时间,南京城便在日本鬼子的强攻下土崩瓦解
南京下关区火锅店挹江门 南京保卫战,为什么会输?

南京保卫战,为什么会输?

南京保卫战为什么会输?可能我答案会让很多人无法接受,确切的来说,南京保卫战从一开始就没有赢的希望,但这场大战却又不得不打,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。

1937年,自12月7日战斗打响,至12月13日,短短6天时间,南京城便在日本鬼子的强攻下土崩瓦解。随后,日本鬼子杀进城中,对30万中国军民展开灭绝人寰的大屠杀。每每回顾起这段历史,让我感到痛心疾首,眼泪也忍不住掉下来,整整30万人啊!

今天,我想和大家复盘南京保卫战为何迅速溃败;还有就是,探讨究竟是谁,才是导致南京沦陷的罪魁祸首?

1937年12月7日,凌晨,守卫南京城的警备部队,没有丝毫地犹豫,对南京城中的军火库、飞机库、汽油库、军事要点等开始实施有计划的损毁。

作为民国“首都”的南京,意义非凡,可这个时候蒋介石却走了,留下了十万大军,把偌大的南京城交给了唐生智守卫。也是在这一天,日本鬼子,华中方面军发布《攻占南京城要领》。

12月7日,天刚亮,日本鬼子的炮兵和航空兵便开始火力全开,掩护鬼子的陆军向南京守军的第一道防御阵地展开猛烈攻击。

面对日本鬼子猛烈的攻击,南京的守卫部队并没有退缩,卫戍军长官部立即针对敌情制订了相应的应对计划——调集第71军、第66军和第10军之第41师,组成联合部队向汤山附近的日军进攻,形成三面合击之势,扳回一局。

但是,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,从镇江回防的军队行动速度实在是太慢了,日本鬼子的后续部队都已经从突破口投入作战了,第66军的汤山阵地、第41师的栖霞山阵地也全都遭到了日本鬼子猛烈的炮火攻击,这时已经无法对日本鬼子形成三面合击之势。

面对这样恶劣的形式,卫戍军长官部也只得命令第36师预备2团开往东流阻击企图攻占复兴桥的日本鬼子。

不得不说36师预备2团也是“土豪”,配备了七辆轻型战车,一对上日本鬼子便二话不说对日寇发起了猛烈的反击,还一度将马基山攻占。但随之而来的是日寇猛烈的反扑,马基山阵地也随着再次失守,预备二团也陷入日本鬼子的包围中。二营大部遂被敌完全歼灭,营长朱丹负伤,一营、三营伤亡连排长以下百余人。

12月8日,经历了一天的激战后,日本鬼子对南京城收紧合围。

东面——日军第13师团第26旅团击溃了中国守军第57军第111师,占领靖江;天谷支队在第26旅团前攻入镇江。

西南面——国崎支队从长兴向西,突破中国守军郎溪、水阳防线,将兵力推进到了当涂附近;第18师团则在攻占宣城,向位于南京侧后方的芜湖推进;第6师团则推进到了位于南京城南面的秣陵镇,对南京城虎视眈眈。

唯一坚持下来,还把战打得不错的当属东南面的淳化镇阵地,不过守卫的第74军,在日本鬼子猛烈的攻势下打得也很辛苦。

第74军属于中央军的嫡系部队,特别是第51师和第58师更是精锐部队。再与日军硬碰硬的攻坚战中,51师的战士们猛打猛冲,打的日本鬼子不得不数次增援,连续三天三夜的战斗中,51师战士伤亡达到了一千四百多人,可见战斗有多惨烈;58师也不怂,这支由警卫旅改编而来的不对,装备十分精锐好,装备了大量的德式反坦克炮,师长冯圣法更是黄埔一期和陆军大学甲级将官班的毕业生,打战也是有一手,再与日本鬼子的交锋中,58师的战士们坚守阵地,面对日寇源源不断的攻击,固守不拔,击毁鬼子五辆坦克,击毙三百多名鬼子,战绩斐然。

但是,仅它们一处的坚持,并无法挽救整个南京城。

面对日本鬼子的步步紧逼,南京卫戍军长官部不得不命令部队退守到城郭阵地,与日寇形成对峙。

可是这并不是古代的冷兵器战争,坚守城郭并没有什么用,而且这也给了日寇机会。随即,趁着守军据守城郭,日本鬼子也完成了对南京的严密包围,导致守军的防御线被缩成一团。

从当时的战局来看,十万守军唯一能免遭覆灭厄运的可能便是改变死守战术,丢下城中的居民,奋力一搏突围出去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,但是,守卫南京城的中国守军并没有这么做,这也导致了他们的防线被一再压缩,只能分布在南京城墙一带。

12月9日拂晓,日本鬼子第16师团逼近麒麟门和沧波门,第9师团逼近光华门并将大校场和通光营房占领,第114师团逼近雨花台南侧,第6师团逼近雨花台西侧。同时日本鬼子的飞机还向南京城里投撒了大量“劝降书”。

南京卫戍军司令长官唐生智,随即下达了严禁止各部队擅自渡江逃离南京城的命令,誓死不投降。

日本鬼子的新任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亲王,在听取第16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的报告后,签署了密令——“杀掉全部俘虏。”据此,攻入南京的日本鬼子对已放下武器、失去战斗能力的士兵乃至那些无辜平民实施了大屠杀。

12月10日,日本鬼子对中华门、雨花台、光华门、紫金山等发起了全面进攻。

战斗最为激烈的当属中华门和光华门,日军第9师团凭借着坦克和炮火,在光华门城门两侧的城墙轰出了两个缺口,突破了第259旅的阵地;另一方面日本鬼子突破了光华门城门,并将两侧的房屋占据为据点。

南京卫戍军长官部命令宪兵教导二团预备队增援光华门,同时命令第87师对日本鬼子进行反击。

87师副师长兼第261旅旅长陈颐鼎和第259旅旅长易安华二人敲定由易旅长率领一个加强团,由通济门外向日本鬼子实施攻击;陈旅长则率两个加强营由清凉巷、天堂村作协同攻击,兵分两路将光华门里的日寇实施夹击,将其逼退。

这场战斗持续了将近八个小时,成功将突入城中的日本鬼子击退,并收复了工兵学校阵地。但,第259旅旅长易安华、第261旅参谋主任倪国鼎等无数官兵殉国,战斗打得十分惨烈。

12月10日晚,日本鬼子第18师团将位于南京侧后方的外围支撑点芜湖给占领了。

同时位于雨花台方向的88师也遭受到日军两个师团的猛烈攻击,阵地被摧毁,部队不得不退守二线;孟塘方向的41师也被日本鬼子击垮,不得不退守到南京城内。

南京卫戍军长官部,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,投降是不可能投降的,于是将66军也调入城中,准备与日本鬼子展开巷战。

另一方面,为了将光华门、通济门方向的缺口堵住,83军第156师也被调了进来。这时,中国守军突然发现,光华门的门洞中竟然藏了一批日本鬼子,他们正等着新一轮攻击发起时,与外面的日本鬼子来个里应外合。

如果不把他们从门洞中挖出来,对南京城的守军而言,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隐患。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156师和教导总队。教导总队的团长谢承瑞。给出了一个建议,便是往城门洞里灌入汽油,将日本鬼子烧死在里面,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

于是,守军背来了大量的汽油,从门洞上方向下并点火。同时,156师害组织了一支敢死队,从城墙上吊下来,向门洞中的日本鬼子发动猛烈的攻击,一举将躲在门洞中的日寇歼灭。但156师的官兵们打算更进一步向通光营房发动进攻时,却被日本鬼子强大的火力给压了回来,敢死队的队员无一生还。

12月11日,紫金山第二峰、陵园新村至西山一带,中国守军与日本鬼子展开了激烈的战斗。

南京方面出站的是教导总队,教导总队不用我多说,大家都知道这是一支隶属于中央军的精锐部队,很少被用在战场上,现在情况严峻,也不能在吝惜了,只能把他们摆到第一线。

日本鬼子得知守卫紫金山的是老蒋的精锐部队后,火力更猛,飞机大炮像不要钱似地往紫金山阵地打,甚至还把毒气弹这一灭绝人性的武器拿了出来。

在紫金山上,教导总队毫不退让,令日军大为意外,他们的勇猛度超越了日本鬼子的想象,最终双方陷入了不要命的状态,前面的倒下,后面的跟上,没有人退让一步,整个战场如同修罗地狱一般。

另一方面,中华门雨花台阵地左翼被日本鬼子攻占,原本驻守在城外的88师被迫向南京城内撤退,可恨的日本鬼子竟随着88师撤退追进了城里。卫戍军副司令长官罗卓英见状,亲率部队到一线与日军展开巷战,将突入的300多日本鬼子歼灭,雨花台阵地暂时回归到守军的手中。

西面,日本鬼子将水西门外的棉花堤阵地给占领咯,因为雨花台左翼阵地的丢失,导致51师侧背受敌,不得不撤退到水西门里。

同时,日本鬼子的国崎支队在当涂附近渡过了长江,向浦口挺进,南京城守军的唯一退路,眼看着就要被日本鬼子给截断。拱卫南京城的外围的主要阵地丢失殆尽,城郭阵地更是危急,现在在加上日本鬼子的国崎支队渡江,可以说命悬一线了。

12月11日,守军意识到自己再这样可能会被日本鬼子围歼,老蒋开始考虑放弃南京的问题。于是老蒋他顾祝同打去了电话,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顾祝同二话不说便给唐生智去了电话,对唐生智说:“委员长已下令要南京守军撤退,你赶快到浦口来,我现在要胡宗南在浦口等你。”

虽说糟糕的战局把唐生智搞得焦头烂额,但他还是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,死守南京本来就是他提出来的,所以,他知道如果自己一走了之的话,后面的追究他绝对逃不过去。所以,他坚定必须有老蒋的命令才行。

当天晚上,蒋介石的电报发来了:“如情势不能久持时,可相机撤退,以图整理而期反攻。”只可惜,到了这个时候,唐生智想突围也没有机会了。

12月12日拂晓,日本鬼子对南京城郭上的所有阵地,发动了前所未有的攻击,其猛烈程度超过以往所有攻击,对南京城志在必得。

但,南京城的守军也不是吃素的!

以水西门为例,51师誓死守卫阵地,当日军突破城墙时,51师的战士们没有退缩,而是迎了上去,向日寇发动反击。三营营长胡豪亲率100名敢死队员向日本鬼子的突破口冲去,与日本鬼子展开白刃战,胡营长、团附刘历滋阵亡。

再以153旅的阵地为例,因为153防守阵地的相邻阵地已经沦陷,无数的日本鬼子突破防线攻了进来。153旅旅长李天霞对日本鬼子发动反击,战至午后五时许,因伤亡过大,岌岌可危,水西门一片狼藉,阵地岌岌可危,但守军没有丝毫退缩。

雨花台的情况也不是很好,第88师第264旅连工兵营的官兵们全都上了前沿,日本鬼子一次又一次突破重围,又一次一次被他们给打回去。雨花台前,无论是日本鬼子还是守军,双方所流的鲜血早已汇成了小溪。

第88师的战士们虽英勇无比,但他们也难啊,内无弹药粮草、外无援兵,在日本鬼子的飞机、坦克猛攻下,第88师的官兵们伤亡殆尽,旅长朱赤、旅长高致嵩、团长韩宪元、团长华品章、营长黄琪、营长周鸿、营长符仪廷、营长苏天俊、营长王宏烈、营长李强华等,还有无数88师的官兵阵亡!阵亡达到了6000以上。

上午10点,雨花台沦陷,第88师的残部退至中华门与36师汇合,在那被重炮轰炸得无比残破的城墙上继续阻击日本鬼子。

但此时的中华门,已被日本鬼子给封死了,所以守军也没办法再退入城内,36师的孙师长只能率领战士们沿护城河绕向城北,一路上无法避免出现大量伤亡。

当天下午,位于中华门西面的城墙被日本鬼子的重炮轰塌了数处,日本鬼子在缺口处蜂拥而入。中华门内的市民纷纷向城北逃去,一时间南京城内一片混乱,看着身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们,残存的守军自发地向日本鬼子迎了上去,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抵挡敌人,但是,一切都无济于事。

此时,所有的城门都被日本鬼子攻破。

面对城中的混乱,必须得到制止,否则这战不用打了,自己就先乱了。唐生智命第36师负责维持城中及下关码头的秩序。城中秩序不用多说,至于下关通浦口则是当时守军后方唯一的退路;命第74军于上河镇与日本鬼子交战,禁止74军通过三汊河退入下关;同时命36师在挹江门至下关一带,施行戒严。

黄昏,唐生智将师以上军官都召集了起来,开了会议。

唐生智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这些师级以上的将领们,南京城是否还能守得住,在场的没有一人应声。所有人就这么沉默着,终于唐生智将蒋介石发来的电报给大家看了,然后开始分配任务,将原本已经制订好的突围计划分发下去。战争不是在今天结束,而是在明天继续。

因为当时南京只有北面的下关码头,还未被日军占领。所以,下关码头也成为守军相对安全的突围通道。不过,不可能所有部队都一次性涌向下关码头。所以,在突围计划中,只有第36师、宪兵部队与负责掩护的第10军被安排从下关码头突围赛,其余部队则需要从东、南、西三个方向与日本鬼子正面突围。

此外,唐生智还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,那就是允许突围计划里面没有的第74军,第87、第88师及教导北渡长江突围。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,允许渡江的无一例外全是中央军嫡系部队。

这让其它部队心寒了,唐生智的这一决定,给了其它部队不按照突围计划提供了借口。

各部队在得到撤退命令后,守军各部队没有协同、没有掩护、没有任何部署,他们直接放弃阵地,慌不择路的逃窜,根本没有人将突围计划落实,甚至那些负责掩护的部队,也无一执行命令,以负责掩护南京守军撤退的第10军为例,它们成为了所有守军中最早撤出战场的部队。

当然还是有唯照计划突围的部队,那是两支粤军部队——第83军和第66军。叶肇和邓龙光两位军长决定不遵从唐生智的命令。命令第83军掩护其它部队突围,并集中两军兵力一起由太平门突围。除了第156师因为战场混乱的关系没有接到命令外,两军中其余3个师集中往外冲。

83军和66军三个师突破日本鬼子的防线冲出太平门后,又在岔路口、仙鹤门、东流等地遭遇日本鬼子猛烈的攻击,83军和66军的战士们与日本鬼子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,终于在13日拂晓抵达汤山附近,这时又撞上了日本鬼子的第16师团,展开了激烈的战斗。最终,在混乱地局面中,部队分散成了各自为战的若干小股,83军和66军的两位军长也都与部队走散了,只能换上便衣仓皇逃窜。

不过,他们大多还是幸运的,因为那些滞留在南京的守军和老百姓们全都陷入了绝境,而他们起码逃出了绝境。

下关码头那边,船只有两三艘,等着撤退的部队却成千上万,那些无船可乘的官兵们,有的抱着门板、有的抱着木桶,又有的乘着自己临时制作木筏向长江对岸划去,甚至有的直接跳入长江中企图游到对岸。

但此时日本鬼子的战舰已经在长江上横冲直撞,正用机枪对着长江里利用各种漂浮物顺流而下的战士们不断扫射,整个长江浮满了被日本鬼子打死和淹死的人。

大量滞留在码头附近的战士,成为了日本鬼子的俘虏,守卫南京的十多万大军,就这样像风一样被吹得烟消云散了。1937年12月14日,也就是南京沦陷的第二天,逃亡中的卫戍长官唐生智宣布南京卫戍军司令长官部撤销,至此,南京保卫战结束。

一场大战看下来,现在你说南京保卫战为什么会输?是战士们不用力么?还是什么?其实战士们无比英勇的抵御敌人,他们清楚的知道在他们背后有几十万的居民需要自己守护,更清楚南京城的重要性!只是这是一场从一开始就没有赢的可能又不得不打的战争。在日本鬼子猛烈的炮火攻击下,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击退敌人,但终究因为装备不如人,加上错误的指挥让最终的失败,来得更早一些。